今天听了一发姐的外婆说, 眼睛慢慢模糊。。。

外婆去世不到一年,还记得妈妈在灵堂前痛哭的情形,我站在身旁劝慰不了,只能陪着一起哭。加上农村葬礼繁琐且流于形式,总不会让我们好好悼念,好几次在梦里梦到外婆,和妈妈谈起,她总会不开心,就说的少了。

充满爱的地方必然住着充满爱的人,外婆的温暖是他生前时我们常去看望的原因,我们很享受呆在外婆家的时光,毕竟生活不总是可以那样快乐美好的。

记得我还是小孩时,外婆表达爱意的方式很简单,总是唤我过去,在她身上坐一坐,然后亲几下,问我“爱不爱外婆啊?” 小时候很直接,可以“爱爱爱”个不停,直到我到了羞于说爱的年纪, 连拥抱都变得扭扭捏捏!

后来外婆老了,银丝皱纹老年斑把她装扮成了慈祥的老太太,不过笑容还在,但总抱怨人老了不中用了,只能坐在屋前晒太阳,张望着马路上的车来车往是否有我们的身影。爸妈常去看望,带上好吃的好喝的,我寄宿在学校,只能偶尔打个电话问候。

直到她开始常年卧床不起,我却刚毕业开始工作,总以为外婆说的自己快走了是个玩笑话,我想爱如果需要偿还,我这辈子应该需要付出很多吧。。。

外婆去世之后,我总拒绝去外婆家,害怕那空荡荡的屋子会令我美好的记忆消失。爸爸妈妈也去的少了,我想多回家看看,因为最近妈妈的头发也开始添白丝,看起来越发像外婆了。。。

纪念外婆于2017年7月1日